您现在所在位置:感人故事 > 情感故事 > 亲情故事 > 正文
认亲有奖

  张强和小丽两口子是四川人,在广东打工有些年头了,工资虽然不是很高,但单位很稳定,该有的福利他们都有。
  
  这天,张强他们所在的工业区贴出了广告,说是晚上要在广场上搞一个四川老乡认亲有奖活动,谁能认出录像上家乡的亲人,奖千元手机一部。
  
  这个工业区里四川老乡特别多,是不是谁看中这个商机来搞促销活动?现在搞促销的手段很多,看到这样的广告,谁都会联想到是促销。张强两口子当天晚上来到广场一看,黑压压的到处都是人,到处是四川话,不过广场上没有促销的广告标语,只见主席台上摆着一部大彩电,旁边挂着一副标语:“老乡,你认识自己的亲人吗?”台下的一张桌子上放着一台播放机,旁边坐着一个漂亮的女人,大概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
  
  这个女人张强认识,她是一家公司老板的妹妹,叫纪娜丽。那老板也是打工出身,后来创立了一家公司,员工有几百人,多数是四川老乡。
  
  一会儿,纪娜丽拿着麦克风走到台上,对“认亲有奖”活动作了说明,这活动挺简单:谁只要把录像里的亲人认出来,就奖一千元的手机一部;认错了,或者是看到自己的亲人不认的,都要上台表演一个节目。
  
  接下来就开始放录像,录像上先是他们家乡的风貌,有远景的村落,有清澈的小河,有学校的校舍……有人说,这是他们那里的小河;有人说,这是他读过书的学校,这些无声的镜头,使老乡们倍感亲切。
  
  山水风光过后,镜头上出现了一个老人的背影,老人光着背,挑着一担谷子,看样子是刚收完稻谷回来,他光着脚踩在山路上。镜头放到这里停住了,纪娜丽问:“有人认出这个老人没有?”这时,有人说话了:“有财,这老人很像你爹!”
  
  那个叫有财的人没吭声,录像继续放,画面又跳到老人身上,老人挑着那担谷,上了一个坡后走不动了,停下来歇息,他坐在路边的石墩上,拿出纸烟来卷,这时是正面的镜头,认识老人的老乡看清楚了:那正是有财他爹!
  
  紧接着,画面上出现了这样的镜头:纪娜丽拿着麦克风走上去,向老人问好,和他聊天,知道老人的儿子有财在外打工,几年没回家,就问他想不想儿子,老人说:“想啊,哪有不想的?”说这话时,老人望着远方,眼睛里流露出无限的思念……
  
  有财无语,只好上台表演节目,可有财不会唱歌跳舞,他说自己想讲几句话,可不可以?得到纪娜丽允许后,有财对着电视里的父亲说:“爹,对不起你,连你的背影都不认得了!”然后他向爹深深地鞠了一躬,这时,早有人用摄像机把这个镜头拍摄了下来,全场鸦雀无声,老乡们似乎都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接下来的镜头是在教室里,三个小学生,全是女孩,这回不是背影,是正面镜头,她们长得有几分相像,圆脸,大眼睛,有两个酒窝,同样的学生装,同样的短发,她们各自拿着一个号,分别是1、2、3号。纪娜丽指着镜头说:“这三个孩子,她们的家长就在你们中间,现在你们来认,看谁认得出来。”
  
  沉默的气氛一下打破了,广场上的老乡议论开来:这是谁家的孩子?
  
  张强瞪大眼睛盯着屏幕,觉得这些孩子全像自己的女儿珊珊,但到底哪个才是,他拿不准,他小声问身旁的老婆小丽,可是小丽的语气也十分犹豫,这一下张强来了气:“做娘的连自己女儿也不认得,真是岂有此理!”
  
  小丽听了不舒服,造成这种局面的,还不是他张强?原来两口子计划两年回一次家的,可到今年,说不休年休假的,可以拿三倍的工资,两人一算,两口子要是回家一次,三倍的工资再加上广东到四川的路费,可要损失四五千块钱,结果一咬牙,就没回去。这一没回家,就三年没见女儿了,小孩子三年不见,变化可大了,哪里认得准?怎能怪她小丽做娘的不称职?
  
  小丽不服气:“我不称职,你称职,你称职你去认!”两人斗气,张强一急就说:“我认就我认,认对了有手机,认错了不过就是表演个节目!”张强的流行歌曲唱得不错,怕什么?于是他就往人群里挤,可是,张强没走两步又回来了,他觉得现在不能认,三个孩子都有点像,把握不大,如果有人认出一个孩子,他再上去在两人中认一个,这样把握就大些。
  
  张强没上去,也没有别的老乡上去,大概都是和张强一样的想法,不敢上。看没人上,纪娜丽又把难度降低一些,继续放了几个特写镜头,这几个镜头刚放完,有个中年女人上台了,她指着1号说,这是她的女儿。
  
  纪娜丽乐了,说她认对了,马上就拿出一部手机奖给她,可是那中年女人不要,她眼里湿漉漉的,说:“我哪里有脸面要这手机?开始我看到几个孩子的时候,我就没认出来,那一刻我的心像刀在绞,要不是后来的特写镜头,看到女儿耳朵下的那颗小痣,我哪里认得?我上来不是想领手机,我是想说声谢谢,谢谢你让我明白了——做母亲的不仅要为孩子赚钱,如果为了赚钱,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认得,赚钱有什么用?”女人说完,掩着脸,泣不成声地冲下台去,消失在人群中。
  
  此时此刻,广场上的老乡又是一片沉默,小丽的胸口堵得慌,张强却没有小丽的感觉,他一心想要认出自己的孩子,想得到那份奖品,这时看到台上只有两个孩子了,他来精神了,便冲上台去。张强上台后定了定神,他想了想,觉得2号应该是自己的女儿珊珊,于是就指着2号说:“这孩子叫珊珊,是我的女儿!”
  
  可是,纪娜丽明确告诉张强,2号根本就不是珊珊,台下的老乡们哄堂大笑。纪娜丽让张强表演一个节目,张强会唱歌,就唱了一首流行歌曲,歌唱得很好,可就是没人鼓掌,唱完之后,他不好意思地下了台。
  
  看到张强下台时的尴尬样子,再也没有老乡敢上来认了,纪娜丽见没人再认,又继续放录像,下面的录像是三个孩子对着镜头报自己的名,说自己是谁的孩子。报出名后,孩子的父亲自然要上台表演节目,但后面的两个孩子,没一个是珊珊,小丽和张强很是失落:怎么不是珊珊呢?
  
  小丽想不通,脑子里很乱,后面老乡表演节目,她也没有心思看,只是最后,她听清楚了纪娜丽的话,纪娜丽说:“我们这个活动不是广告,是我回家乡后有意选了一些几年没回家的老乡,做出来的节目,做这个节目当然有目的,目的是什么,大家想必都明白了吧?”
  
  活动结束,在回家的路上,老乡们一个个地相互打听着:“你几年没回家了?”小丽和张强两人一直没吭声,默默地走着,而且走得很快,生怕有人认出他们来,可尽管这样,还是有人认出来了,有人在他们背后说:“就是前面那两口子,把别人的孩子当自己的了,哈哈……”
  
  听到老乡们这样说,小丽心里怎么也不是滋味,晚上哪里睡得好觉?她想起三年前离村时女儿珊珊哭鼻子的样子,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最后,她流着泪对张强说:“强子,我想明天就请假回去看珊珊……”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