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感人故事 > 情感故事 > 亲情故事 > 正文
夫妻交换变成三喜临门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他们夫妻交换后竟会亲上加亲并且两家似一家幸福美满的事实故事令认识他们的人羡慕不已。

    话说在有个小山村叫前坪村村里有个屠夫叫李金新四十八岁他家有三口人老婆和儿子。

    儿子大学没考上就到城里学美容美发去了。家中就金新和老婆。在外人看来是一个好家庭。

    可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金新在读高一那年在学校里与一位女同学相恋她叫李连爱她家离金新的家不远当他们山盟海誓订下除你不娶非你不嫁的时候。消息传到了连爱的父母那儿连爱的父母打听到金新的家境贫寒怕女儿将来受苦就棒打鸳鸯想尽办法来坼散了他们还不再让女儿继续读书后来逼着女儿嫁了个有钱的主不然母亲就要以死相逼。

    金新见连爱没去上学第二年也离开了学校回到村里学了杀猪这行当。过了几年金新的父母见儿子能赚钱了。父母就托人问了一门亲事可金新非要娶连爱父母只好去打听可得知连爱前年就嫁人了但不知嫁在何处。再说就算打听到嫁在何处也无济于事了也就只好苦苦相劝儿子。

    见着母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还说再不同意她就喝农药一走了之没法金新只好同意答应娶了个外乡女叫金香但他却无法把心从连爱那儿收回。如今半辈子过去了老婆李金香始终是得到金新的人却没得到他的心。

    金香和金新在一起生话是她父母当时看中了金新杀猪的手艺也是硬劝着她结的婚。她和金新新婚后从没感觉到幸福快乐是什么却也找到金新的太多不好两人的生活过得就像一塘死水。

    前几天李金新去帮后坪村的一户人家杀猪那户人家叫了一个朋友帮忙那朋友叫黄立和李金新特别投缘。

    待了一天两人觉得真是恨相识太晚金新觉得黄立做事稳当说话斯文又善解人意。

    黄立认为金新生性豪爽快言快语做事果断有正义感两人相见如故分手前两人便各自留下手机号愿以好兄弟相称表示以后要常联系。

    黄立的家离金新的家有三四十里路家中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儿在城里的服装厂里打厂。还有一个老母和老婆。前年他家的养猪厂管理不善倒闭了亏了一百多万父亲一气之下病倒后就撒手走了。他的老婆连爱不管不问从结婚后就没正眼瞧过他如今家这样子了连爰干脆和他分居了。

    黄立也知道当初是父母们安排的婚姻当时连爱是死活不同意的是他自己以为时间长了会跟他好好过曰子的谁知她是铁石心肠呢。黄立问她“为什么这样对他”可连爱却说:“不为什么如果你愿意这样过以后就就这样过。要不愿意离婚还是什么的都随你便。”

    黄立想想:“家有老母女儿都是她照应不管怎样外面看来总像个家吧唉他觉得也许人越上了年纪越这样大概别人的生话也都这样子。”

    黄立交了个好朋友回家后高兴之余告诉老婆昨天去后坪村交了个好朋友叫金新人挺好……。

    连爱一听“金新这让她牵肠挂肚的名字心呯呯直跳呼吸急促起来。”少女时的初恋如今她活了半辈子了还无从释怀。

    连爱想:“或许同名同姓吧但假如真是他又能怎样自己当初让妈妈所逼先背叛了金新“唉”连爱长长地叹了口气。

    金新家中养了六头猪他要杀掉一头咋天就想到了好朋友黄立。他把今天约好朋友黄立来家里帮忙的事告诉了老婆金香。

    今天他拨通了黄立的号码黄立接到电话马上答应他开着车不一会就来到了金新的村。

    金香昨天听了金新的好朋友要来自家里后早早地做好了准备。

    金新在村口迎接了黄立的到来。

    黄立帮着拖猪、抓猪脚、打水忙得热火朝天满头大汗 连怀茶水都没空喝。终于完毕金香递上毛巾和脸盆让他擦洗不知咋地他不小心碰住了金香的手就莫名其妙地心跳脸红赶忙说“我自己来谢谢谢谢。”黄立觉得好奇怪他见的女人很多这种快速心跳的感觉怎么从未有过怎么会如此紧张呢。

    待吃饭的时候金新觉得黄立今天帮他出大力了让老婆帮黄立倒酒黄立望向金香金香也正好向他瞄过来四目相对尽然撞击出心灵的火花。黄立不敢再望金香他怕金新会从他脸上看出他心里的那些激情这些激情是他和连爱结婚到今天都从没有过的。

    金新夹了好多菜给黄立黄立全尝了一遍他不住地点头这是他发出心里的赞美:“好手艺好味道这一大桌菜都是……”黄立略停了一下。

    “全是金香烧的好吃多吃点是好兄弟就不用客气以后常来我家”金新一边说一边又往黄立碗里夹菜。

    天下没有不散的酒席。黄立要走了金新刚要送送。    这时有人寄口信让金新马上去村尾一户人家里一下人家正等他去商量明天杀猪的事。

    黄立连忙说“你去忙不用送。”

金新只得吩咐金香送一下。

    黄立和金香就这样走着真是此处无声胜有声啊。他们竟不约而同地相望对方了几次却什么也没说好像他们的眼睛在相互诉说各自的心肠更好像他们上辈子就注定今生会有缘。

    黄立要上车前金香红着脸说道“有空还会再来吗”黄立含情脉脉地望了金香一眼说道“你欢迎我吗”“嗯”金香说完用期待地眼神看了黄立一眼。

    望着远去的车子金香心里立刻觉得空荡荡地她炒菜的手艺本来就好当姑娘的时候在一家大饭店帮一位厨师打过下手偷学了一手功夫但金新从没夸过她或许金新从来就没有真正地品尝过今天他的朋友却尝出来了而且他那么有礼貌文质彬彬的一个男人对她关注她感到太幸福了。

    后来金新遇到困难就找黄立帮他拿主意黄立都和他一起解决。遇到杀猪来不急一个电话黄立马上就到这样又见到了金香几次。每一次见面都让金香和黄立这两个有情人开心好几天。他俩都盼望能有机会常见面。

   有时黄立想“这可能就是婚外恋吧是不是太没道德了。我和金新是好朋友都说朋友妻不可欺我这样是不是特对不起金新可自己和金香都还只限于情感的需要并无肌肤之亲应该没犯规吧。”他找到为自己开脱又能理所当然的理由。

    因为他实在忍不住不见金香了。

    这一次黄立又应约来帮忙饭后闲聊。金新告诉黄立:儿子今年二十六了自己开了家理发店整天忙

赚钱还没女朋友他很担心。

    黄立说:“他女儿今年都二十八了也还没交男朋友呢每年只有过年时回家才能多停留几天。”

    金新猛的眼睛一亮说道“那我们凑合凑合他们看看他们能不能对的上号如果成那我们有多开心哈哈哈”

    黄立看了一眼坐在边上的金香她也赞同地对他点点头。

    “好我没意见当这种事得看孩子们有没有缘份。另外我回去跟老婆商量一下。”

    “好下个月八月十五那天我家杀猪金香和我恐怕忙不过来你回去跟你媳妇说一句让她也过来帮忙再说我们都相识一年了还没和她碰过面正好都大家熟悉熟悉到时我还会打电话给你们的哈哈哈。”看着金新爽快地大笑黄立和金香相视对望了一下也都开心地笑了起来。

    黄立回到家跟连爱说了金新今天说的事。连爱一听火了

    “你凭啥答应他们女儿是我的命根子你们休想打她的主意”

    黄立说“连爱你别乱想我们谁都没强迫谁你想想我们的女儿在厂里不是没遇上有缘的人吗都二十八了难道你不急吗哦对了金新家下个月十五杀猪想请你去帮忙你看”

    “到时再说吧”连爱不想再谈下去前些曰子她见黄立往金新的家特别勤。也偶尔从黄立嘴里听到一些金新的性恪很像她心中的金新有时她还是忍不住想认识这位金新的。

    八月十四那晚黄立刚进卫生间桌上的手机响了。

黄立让连爱接一下电话“喂你是谁呀”连爱问道。“”我是金新请问你是黄立的内吧。”“嗯。”你明天和黄立一道来我家帮忙我家杀猪。好吧。”

    连爱没有回答匆匆关了手机。

太熟悉了这声音虽然失去了二十多年却依然让连爱觉得那样有磁性。一个电话又把她带到初恋时代唉她轻轻一叹息:“或许我这一辈子只能活在记忆里了。”

    黄立走出卫生间问道“谁打来的”“他打来的让你明天去帮忙杀猪”。连爱尽量地回避他的名字。

    第二天黄立坐上车他以为连爱不会去的就说道“那你不去我走了”。

    车子快起动时连爱已换好衣服出来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一道去看看吧。”

    车子开到村头下了车金新和金香早在等候。

    连爱刚一下车金新放眼望去两个人顿时僵住了金新顾不了身边的人冲过去抓住连爱的手激动地叫道“连爱。”时间好像凝固连爱也痴痴地看着金新。

    金香和黄立看着他们这样若无旁人的举动感到很惊讶。

    金香看看黄立黄立走到金香身边偷偷地问道“你吃醋吗”金香也笑着反问“你呢”嗬嗬嗬嗬。他们都笑了。

    终于金香大声到地说道“金新你认识她啊”“我我和她她……”金新好像发觉自己失态了突然间不知怎么回答。还是黄立急忙打破这

尴尬的场面。

“不是来杀猪吗水烧开了吗”

“对走走。”金新顺着话题带头向家中走去。

    这一天很忙得因为杀了两头还要把猪肉弄肉店里去。

    终于结束两个女人也一直忙着洗菜做饭。

    四个人都很高兴金新和黄立也干了几怀老酒下肚等饭后天也有点黑了金新和金香说什么也不让黄立酒后开车他们已安排好了金新和黄立一间房金香和连爱睡一间。

    待上床后金香对连爱说“我们聊一会儿话好吗”“行的。”连爱说道。

    “你是怎么认识金新的”金香突然问道。

“哦我们是高中同学。”连爱回答。

    愣了一会金香说“还有呢”

“没有了怎么啦”连爰又回答。

   “看你吓的我不会吃醋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们看着是夫妻其实我们早就没感情了确切地说是我从嫁给他就没得到他的心但一直也找不到他的心给了谁。如果早些年知道是给了你我可能会变成泼妇还是什么的但是现在我不会的我还会祝福你们。”

    这回连爱听闷了。“你怎么现在不吃醋呢”连爰追问道。

    “我喜欢你的老公了你吃醋吗”金香问道。

半响连爰才说道“哦是这样。”

    连爱对金香说出:“她和金新曾经轰轰烈烈地爱情却让父母的逼迫嫁给了现在的黄立本以为自己就这样虚度一生了没想到今生还能遇见他。可我不知道今后该怎么办了”连爱忧虑地说道。

    “那我们只能坦白地对他们说吧不然我们就真的要后悔终身了。”金香深有感触地回答。

    两个女人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谈到天微亮。

再说两个男人进入房间后又怎能睡得着。

    金新辗转反侧最后他的急性子实在沉不住气了问道:“黄立你怎么不问我和连爱是怎么回呢”

    “是啊是怎么回事”黄立笑问道。

“我真服了你的脾气性格我要说出来看你还能笑得出。”

    见黄立还没说话他只好又加重了语气说道:“我和连爱不但是高中同学而且是初恋都怪父母们害了我们今天这样。”接着金新也把他们的爱情以及到现在都说了一遍。然后又问道:“我知道我和还爱至今还没忘记对方实在是对你不公的可我就是没发控制自己的情感我也知道我不但对不起你更对不起金香同床异梦几十年唉知道连爱现在是你老婆我真不知道以后我该怎么做。”

    金新借着酒性把心里的纠结对黄立说了出来。

    黄立沉默了一会对金新说道:“金香长得那么温柔好看这几十年了难道你就没有对她动过真情如果你要和她离婚我立马就娶了她。”金新好像对他后面的话一点也莫不关心。

    “兄弟啊你可能没有真正地爱上过一个女人爱情这东西还真是怪这几十年了我头脑里、心里、眼里无处不在地浮现出爱着的那个女人的身影。”金新看了一眼黄立那若有所思的眼神接着又说道:“对不起我也知道你心里一定比我难过 唉你说这叫啥事吗”

    黄立看了一下手机说道:“快三点了咱还是该睡一会吧”说完侧过身门闭上眼晴。

    金新也不再说什么了。

天亮了。黄立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面向刚刚露出头的太阳伸开双手做了个拥抱样然后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

    金新也起来招呼黄立去洗漱。

两个女人早已烧好了早饭。

简单稀饭吃过后大家都在看样子黄立和连爱打算要走了。

    金新想再挽留黄立和连爱。

黄立却认真地说道:“我回去还有要紧事和连爱去办一下呢。你们要不要同去”

    “上哪儿”金香问道。

    “明知故问带上结婚证去政府啊。”

    就这样两对人离婚并从新结了婚他们都觉自己是在做梦。回来的车上金新坐在连爱身边黄立示意金香坐在他边上就这样开开心心地把金新和连爱送回家一路上连爱问金新:“你相信我们曾经地海誓山盟了吧”金新说“我从没有怀疑过当时你一定是迫不得已的。”

    金新又问黄立:“你相信我们是真心地吧”黄立对着金香说“不知道我们只相信缘份”哈哈……。

    车里一片喜气洋洋金新又说道“你看我们像两家并一家了。孩子们可能对我们的行为无法接受或感到莫名其妙呢我们回去后看看孩子们有空吗让他们回家一下如果他们有缘那就更好如果不愿我们也绝不能让历史重演了是吧”

    “嗯。”大家一致赞同。

    故事的结尾让大家都非常美满。

    两个年青人都是现代人很快就能理解父母的心愿。他们对对方也觉得非常满意。很快就结了婚。

黄立有了金香的支持还有金新连爱的帮助又重操旧业把养猪场管理的红红火火。

    孩子们两家居住。后来生了一男一女别人都羡慕极了他们一个又是叫奶奶又是当外婆。一个叫爷爷又是当外公而且相处的极为融洽相当幸福。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