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感人故事 > 情感故事 > 友情故事 > 正文
第12块墓碑

北方的暮春,包裹在驱不散的寒气中。可烈士陵园里的苍松翠柏,在迟来的春意中,不经意地焕发了新绿。我在一排排墓碑中走动,读着一个个陌生的名字,为他们永远19或20岁的韶华远去而心颤。
  记得刚当兵那会儿,我每年都要到烈士陵园去一两次。以后进了大城市,因为家和工作所累,不知不觉去得少了,后来干脆不去了。那年,上级让我退役休息,我不知怎么想到要去一趟烈士陵园。一定要去!我心里说。
  我知道,每一个烈士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每一座陵园都蕴藏着一部厚厚的书。我来了,就要走近他们,哪怕能拾到一枚锈蚀的弹壳。春阳暖照,紫气东来,我漫无目的地在碑丛中走动。
  这时我发现,有位瘦高个儿的老人也在碑丛中走着,走得很慢。不,与其说是走,不如说他是挨个儿看,看着石碑上的每一个名字,时而点头,时而默立。那边有棵柏树,他走过去,靠在树上喘口气。是的,他太累了,也许他太激动,喘口气会让他好受些。
  这时我发现,他径直扑到柏树旁的那排墓碑前,一座一座地抚摩着。他压根儿不看碑上面的名字和文字,只是抚摩,就像在拥抱和抚摩久别重逢的亲人;他一边抚摩还一边喃喃自语,是在和亲人诉说久别的思念,或是在共同回忆往昔的风云?我不知道,我只是呆傻地立于远处,目睹这感人的场面。
  片刻之后,老人从肩上的挎包里取出一瓶白酒,一只酒杯。他斟满酒杯,洒在一座墓碑前;再斟满一杯,洒在另一座碑前。就这么一杯一杯,一座一座,不知他洒了多少杯酒,祭奠了多少座碑。我看到,他把瓶里剩下的最后一杯酒自个儿喝了,喝得那么潇洒,那么豪爽。也许那最后一杯酒原本属于他的,他把属于自己的这杯酒“吱”地一声喝了下去。喝完,他把杯底冲众墓碑亮了一下,仿佛在说:诸位,难得一聚,咱们谁也甭客气!
  老人又靠在树上喘了口气,似乎完成这一切对他来说是那样的艰难。一会儿,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一盒火柴。他把香烟一支一支地点燃;点燃一支就放到一块墓碑上。于是接受香烟的墓碑,顿时扬起一缕缕的烟,充满了活性与生气。青烟袅娜温婉,融入浩渺无垠的苍穹,给这宁静的寝园平添了几分肃穆和神圣。
  这次我数清了,老人一共点燃了11支香烟;11支香烟分别躺在11座墓碑上燃烧。老人从挎包里取出一块塑料布,铺在树下;这才放下疲惫的身子,坐着靠在树上,就像远行的跋涉者走到了一个既定目标,放松一下自己。他喘了一口气,又喘了几口气,忙着点燃一支香烟,自个儿抽起来,赶紧加入这个行列,加入这个集体。于是,生者和死者,一共12个人,坐在一起喝酒,抽烟,谈天说地,笑语欢声,情谊融融,心心相印。
  然而我分明看到,老人什么也没说。除了抽烟,他一直抿着嘴,只是眼睛始终没离开这11块碑。烟抽得很慢,生怕自己的烟会比别人抽得快。面对眼前的碑群,老人脸上平静得波澜不兴,没有激动,没有痛苦,没有祈祷,没有誓言,更没有眼泪;只有平淡而悠然的沉默,让人觉得沉默似乎有某种含义。他时而把目光长久地定在某一块碑上,时而合上眼,让目光穿透幽深的时空隧道,去寻找遥远的梦。也许那儿有他们生命与生命相托的故事,也许有12颗心跳动的旋律,也许还有鲜为人知的隐秘和风情,也许……
  于是以后每年的这一天,我都要到陵园来,每次都能见到这位老人,见到那难忘的一幕。
  199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有一天我再次来到了陵园。我来得很早,陵园的门刚开我就进去了。初春的太阳出来得晚,可刚一露头又缩了回去,只给人留下一片朦胧的光。我在陵园转了一圈儿,就找到了那棵柏树,找到了那排墓碑。我找来几根树枝,把墓碑周围打扫干净,等待老人来祭奠,来完成他那套特别的仪式。
  初春的时光跑得很快,一个上午过去了,还没见老人的身影。我等着,静静地等着。我坚信他会来的。然而,太阳已经西沉,陵园过早地笼罩着暮霭,可我仍没有犹豫,坚持要等下去。这时,一个工作人员过来问我在等谁,我窘迫得不知如何回答,因为我从没问过那老人的姓名。瞅一眼这排墓碑,瞅一眼我打扫干净的这片土地,他似乎一切都明白了。在等刘大爷?没错。他自问自答,他来不了啦。我冲他大声问:“为什么?”他说:“50年,他来了49次,他累了。这一次,他直接找他的战友去了。”
  据中年汉子说,老人在凭吊战友途中倒下。在解放这座城市时,他所在的班的战友们相约,无论谁能活下来,无论他在天涯海角,每年都得来看望一次战友。全班11名同志在这次战役中牺牲,他虽然负了伤,但毕竟活了下来。他记住战友们的话,每年暮春这一天,都要从千里之外的南方辗转来到这里,与那些曾经和他生死相依的战友相聚,年复一年,从未中断。
  我的心不觉一阵颤动。古人说,一诺千金。瞬间相约,终生承诺,他为这诺言扎扎实实实践了一辈子。那场惊心动魄的大战早已成为历史,当我回眸硝烟散尽的历史深处,竟然走近了这么一位老人。
  咦,眼前的墓碑怎么多了一块?我知道了,那是他的墓碑――假如他真有墓碑的话,也不可能安放在这里。我――一个退役的老兵,禁不住抬起右手,向那第12块墓碑敬最后一个军礼!
0
0
 
广告
广告